主页 > 红人 >
台湾藻礁公投是面照妖镜戳破的环保谎言从历史说起
发布日期:2022-01-17 15:15   来源:未知   阅读:

  长期以来就是以环保的理念来吸引选民的支持,在野时期常常利用环保议题来打击执政的。而当他们真正握有权力之后,却把环保的理念抛诸脑后,一切都以经济利益为优先。在岛内即将进行的四大公投之中,有一项是由民间团体发起的议题,就是主张把台湾第三天然气接收站迁离桃园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这项公投看似只是简单的环保议题,但是高举反对的大旗,得罪了许多环保团体中的铁杆粉丝。他们纷纷指出“藻礁是照妖镜,不可信”。在环保团体中的罩门一旦被突破,的嚣张气焰也会受到重创。其具体的情形如何,且待我慢慢道来。

  台湾省环境优美,自然资源丰富,藻礁、湿地、阿里山的原始森林都是宝贵的财富。自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台湾进入了发展高速期之后,自然环境也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在发展的初期阶段,牺牲自然资源换取经济利益仿佛是一条必经之路。台湾省也一直非常关注自然环境保护,1982年就专门成立了环保局,负责环保事务。民间的环保团体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也开始积极活动,荒野保护协会、环境保护联盟都是具有强大执行力的民间团体。而在其建党之初就受到了环保团体的大力支持,很多团体出钱、出人地大力支持。也把“环保”写入了自己的纲领之中,成为了一张绿色的标签。在野时期,他们经常用环保问题修理的相关官员。

  在上台执政之后,同样的问题也摆在了的面前,如何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成为了一项棘手的问题。台湾风景虽美,但是却缺少能源,化石能源需要从海外大量进口。而燃烧化石能源所造成的空气污染更是直接影响空气质量和民众身体健康,所以台湾省就决定以较为清洁的天然气作为主要的发电能源,渐渐取代燃煤。他们开始在全岛范围内寻找合适的地点建立天然气接收站,而桃园大潭观塘工业区就被选定作为兴建北部第三座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地址。从海外进口的天然气将在这里进行储存、加压、气化及计量后,以天然气管线送给邻近的大潭发电厂。可问题就在于,2017年台湾蔡英文政府决定在桃园大潭藻礁建盖第三天然气接收站的工业港,工业港的建盖范围达900公顷,将覆盖大潭藻礁约230公顷的藻礁面积。大潭藻礁北起观音溪出海口,南至新屋溪出海口的部分是重灾区。工业港的兴建直接会影响当地的藻礁生态环境,而且随着泥沙的不断淤积更是会影响桃园观新藻礁生态系野生动物保护区的生态系统,出现连锁反应。

  关于“第三座天然气接收站投资计划”的报告审批发生在2015年,正好是执政的末期。当时的已然是风雨飘摇,卷土重来已经是难以阻挡的事实。而一向主张环保的蔡英文上台之后,态度却180度大转弯。2017年,相关部门即将在大潭藻礁上兴建工业港的报告得到了蔡英文政府的支持。时任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的赖清德更是不顾台湾上百位生态学者和民间团体的反对,在2018年10月8日强行通过了环境评估报告,这也使得主管环保的“环保署”副主管詹顺贵辞职。强行为第三天然气接收站保驾护航的原因在于如果项目下马,那么不仅先期投入的资金全部付诸东流,而且还会大幅增加发电成本,特别是火力发电。而这会招致更多民众的愤怒和强烈抗议,民意基础会大幅动摇。

  2020年7月,身为资深环保人士的潘忠政因为反对将天然气接收站建立在藻礁上,领衔提出了迁离第三天然气接收站的公投议案。2021年,这项提议得到了的支持,同年三月得到了七十余万份民众联署书表态支持。从此可看出环保人士在台湾民间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在即将进行的“四大公投”中,这项议案得到的民众联署书最多,民众的支持热情也最高。如此一来,就处于了非常被动且尴尬的局面。因为相当于是如今的在和曾经的战斗,自打嘴巴。8年前,蔡英文还是在野的主席。她曾经亲自走上了大潭藻礁,写下了“藻礁永存”的题词,呼吁民众保护藻礁。短短八年,风云变幻,角色互换。蔡英文为了避免过度的尴尬只能“打太极”,一方面提出了改良措施,声称要大幅度减少占据藻礁的面积,同时还声称会避免工程对于藻礁的破坏。可是在近期,官员李德维和藻礁保护组织人士前往藻礁探察。他们发现大面积的藻礁都被砂石混凝土所覆盖,而且还打上了栈桥的铁桩。蔡英文的谎言不攻自破,在环保团体之中大失民心。

  台湾岛曾经经历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发展黄金期,在创造了“亚洲四小龙”的经济繁荣之后也留下了很多的问题和隐患。岛内的砂石商人为了降低成本直接从台湾浊水溪等河流附近盗采沙石,造成千疮百孔的坑洞,直接影响了当地的生态系统。而根据资料显示:

  “桃园藻礁是台湾省目前以壳状珊瑚藻为主建构的生物礁中,面积最大且壳状珊瑚藻纯度最高的现存藻礁生态系。由于藻礁能适应较为混浊的水质,因此形成有别于珊瑚礁的生态系;其多孔隙环境可供海洋生物躲藏、繁衍,是海洋生物的育婴房,颇具生物多样性。”

  政府打着能源转型的旗号,实际上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经济利益考虑,企图以此来掩盖蔡英文千疮百孔的能源政策。

  事实上,在很早之前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之所以默不作声也是为了避免被环保的双刃剑所伤。如果天然气接收站要迁离桃园,那么火力发电的负荷必然要上升。位于台中市的火力发电厂是世界最大的燃煤火力发电厂,同时也是台湾发电量最大的发电厂。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也是全世界最高,这让台中市民苦不堪言。根据数据计算,如果第三天然气接收站的项目下马,那么台中发电厂要增加五百万吨的燃煤量。这是籍的台中市长卢秀燕所无法接受的,减少燃煤和二氧化碳排放是她的政治承诺。如果一旦失信于民,那么政治前途便会暗淡。所以,在此次的公投问题上,卢秀燕也并不积极,甚至顶着内的指责而继续保持沉默。

  能源问题是台湾的大问题,此次的“四大公投”之中有两项都是与能源息息相关的话题。台湾岛内缺电是毋庸置疑的,无论是今年夏天的一个月内两次全台大停电,还是前几日的台北新北大停电都反映出台湾电力的缺乏。要是只局限在台湾岛内的政坛角力,那么这个问题几乎无解。然而我们一旦把眼光放得更为广阔,很容易就能发现新的解决办法。如果海峡两岸实现了统一,我们完全就可以通过海底电缆将大陆的电传到台湾。这在技术上毫无障碍,唯一的障碍就是台湾岛上的蓝绿政客和被他们洗脑的狂热支持者。这样的相互合作也曾经有先例可循,福建向金门的供水工程就是成功的例子。2018年8月5日10时,福建向金门供水工程正式通水,金门的民众喝到了来自大陆的饮水。“两岸一家亲,共饮一江水”成为了一句非常温暖的口号,也让很多人为之感动。

  台湾岛上的很多问题都具有连贯性,解决了其中的一环,剩下的就会迎刃而解。能源问题如果能够在统一之后正式解决,那么藻礁环保问题、台中空气污染问题、甚至基础建设问题都能够得到突破口。这要比“每位台湾人在统一后的收入都能增加两万元新台币”更具吸引力,更能让台湾民众有获得感。台湾民众的人均收入要高于大陆,每人在统一之后多得两万元并不诱人。但是一个不缺电的台湾,一个藻礁永存的台湾,一个空气澄澈的台湾却是很多台湾人梦寐以求的。依靠如今台湾内部的实力,平衡环境与发展的矛盾只能是拆东墙补西墙,付出的成本会随着时间而不断增多,反而是得不偿失。只有统一,才能打破如今台湾岛内的很多困局,为台湾迎来新生。

  藻礁问题和的民间支持度息息相关,环保团体如果真的被蔡英文惹怒,那么未来的选举格局就会发生转变。虽然也面临了派系的争斗和内部的不团结,但是如今看来赢面依旧很大。如果能够一举突破的罩门,那么势力的嚣张气焰就会遭到沉重的打击。但是我们也不能把统一的期望寄托在的身上,只有依靠大陆自身才能真正在台海问题上找到突破口。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岛上的问题就是中国的问题。只有让岛内民众看到统一之后,他们今天面临的很多困境都会迎刃而解,他们对于统一才会逐渐产生认同感。2035年坐动车去台湾的愿景,才能够早日实现。未来的台海局势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