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红人 >
顶流基金经理作文大赛:怎样优雅地解释净值下滑
发布日期:2022-05-11 16:07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新经纬4月24日电 (魏薇)作为一名基金经理,除了业绩之外,还有一个重要技能,就是“心理按摩”,尤其是在股价和基金净值下跌的时候,不光要会安抚投资者情绪,也要开解自己。

  今年开年以来,不少基金净值出现大幅下跌,网上流传着一张明星公募基金经理今年的业绩表现,张坤-55%、曲扬-55%、刘彦春-54%、蔡嵩松-50%、葛兰-43%……仔细对比不难发现,这些数据有一些夸大的分成,但的确很多基金回撤幅度达20%-30%。

  最近各个基金公司都在密集发布一季度报,各位基金经理也没藏着掖着,对业绩表现和操盘进行了复盘和反思,当然也在安抚着散户“受伤的心灵”。咱就是说,股价跌、基金跌,心态不能跌。

  首先出场的是坤坤。曾几何时,微博上活跃着一群“ikun”,他们并不是明星蔡徐坤的粉丝,而是易方达基金经理张坤的拥趸,张坤甚至在微博上还有了“易方达张坤全球后援会”,和明星的待遇无二。

  今年一季度以来,张坤管理的几只基金表现也不太乐观,其管理规模也跌破1000亿元,环比下降近17%。他在一季报中也坦言,基金净值的下跌,“让不少持有人感到了焦虑,我也有同样的感受。我想,焦虑可能不仅来自于已经实现的下跌,更来自对未来继续下跌的担忧。”

  接下来,张坤详细描述了大脑中的感知。他说,大脑天生就会感知趋势,即使其并不存在。如果某个股票连续上涨了三天,人们就会自动预感第四天上涨,如果第四天这只股票真的上涨了,多巴胺就会释放,人们就会有满足感。而且,预期好事和坏事的感觉,往往要比实际经历它们更为强烈。当想象可能发生的痛苦事情时,那种感觉丝毫不亚于真正的痛苦。

  “我想,坦然接受这些特性可能是保持心态平和的前提,然后才能避免投资受到这些特性的伤害。”张坤说,当股票下跌时,我们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和克制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问自己几个问题:

  张坤引用了巴菲特的名言,“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性情(Temperament)”,他认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控制情绪和保持理性的能力。

  他还引用了格雷厄姆的话,“大部分投资者失败的原因在于,过于在意股市当前的运行情况,对于这样的投资者而言,股票干脆没有市场报价可能会更好一些。因为这样的话,他就不会因为他人的错误判断而遭受精神折磨了。”

  张坤认为,尽管短期市场面临不少的困难,但这也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了相当有吸引力的价格。他相信,企业每天不断累积的自由现金流将反映到其价值的积累中,而不断增长的企业价值终将投射到其市值增长中。

  “赚钱了蔡总,亏钱了蔡狗。”这句话所指的基金经理就是有着“半导体一哥”之称的蔡嵩松。

  蔡嵩松的个人经历颇为传奇,15岁就考入了中科大少年班,25岁攻下了芯片设计博士学位,入职国内的自主核心芯片提供商天津飞腾。这位天才少年最终不走寻常路,从业4年后跨行转战金融业,也成为了一个明星基金经理。

  今年,蔡嵩松管理的基金业绩遭遇“滑铁卢”,其代表作诺安成长混合的业绩出现大幅回撤。

  “虽然市场目前对成长板块预期较为悲观,但是我们需要客观看待。”蔡嵩松在一季报中写到,市场在这个位置集中了疫情、加息、战争、通胀、经济下行所有预期。目前很多长期具有竞争力的优质公司估值已经跌至历史低位,到了买入性价比很高的阶段。目前买入这些优质核心资产,可能要承受短期阵痛,但长期看往往具有较高的收益。

  从半导体行业本身来看,蔡嵩松认为,虽然因为疫情,行业供给和需求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长期看,由科技创新带来的行业景气度不会轻易改变,另外他强调,中国半导体产业未来最大的机会在国产替代。

  他指出,在这种时候,我们不应该被当前市场的下跌所影响,不应该对产业的发展视而不见。“我们的投资理念遵循产业投资,伴随产业的优秀公司成长,但不可避免的是,有些阶段市场会对一些扰动做出极致的反应,这时候就需要我们保持理性分析客观判断。”

  蔡嵩松总结道,逆势投资是痛苦的,而重要的投资机会往往出现在市场出现重大分歧的时候。对产业保持理性分析客观判断,陪伴中国科技成长。

  被业内誉为“投资常青树”的朱少醒,自2005年11月开始出任富国天惠基金的基金经理至今,已有16年有余。

  从出道以来,朱少醒的业绩回报也给不少投资者带来惊喜。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其任职总回报达1553.1%,任职年化回报18.6%。然而一季度,富国天惠没能跑赢业绩比较基准。

  朱少醒谈道,一季度黑天鹅事件频发。多重利空同时叠加,导致市场大幅下挫。站在当前的时点去分析短期的市场环境,的确挺难推出乐观的结论。

  但他安慰投资者道,“如果把眼光放到更长的时间维度,再对市场过度悲观已经没有意义。当下已经是权益投资者应该承受波动、有技巧地承担风险的时候。”

  在当前的宏观背景下,朱少醒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将依然注重上市公司的质地,希望投资标的生产经营有更强的鲁棒性。(注:鲁棒为Robust的音译,意为健壮,鲁棒性是在异常和危险情况下系统生存的关键,是指系统在一定结构、大小等参数摄动下,维持某些性能的特性。)

  种种因素之下,朱少醒也看到,有利的方面是核心资产中,相当部分优质标的前期股价有较大幅度的回撤,估值吸引力显著上升。未来依然会致力于在优质股票里寻找价值,去翻更多的“石头”。

  他坦言,并不具备精确预测市场短期趋势的可靠能力,而把精力集中在耐心收集具有远大前景的优秀公司,等待公司自身创造价值的实现和市场情绪的周期性回归。

  近日,“南宋派”明星基金焦巍管理的银华富裕主题混合基金一季报出炉。在一季报中,这位从业20余年的老将,洋洋洒洒写下近2000字对基金的业绩进行“反思”。

  面对基金连续第三个季度净值下滑,他认为,不能再有资格将净值表现推诿于天灾和外部不确定性的影响,而是需要从自身进行深刻的检讨和从行动上做出切实的调整。

  焦巍检讨道,“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本基金净值最大的回撤来源于在下跌中对医药的硬抗和逐步加仓。在一季度的再次动荡中,我们的反省是不应再重仓在自己未能熟练把握的细分行业和下跌后往往遇到无法从公司自身原因解释的投资对象。”

  他表示,对医药股的持仓进行了切割,保留和增加了能够直接和终端消费者对接的医美及OTC中药品种,减仓了创新药的疫苗,以及CXO龙头公司。以后对医药的投资主要以C端为主,适度分散。

  对于白酒与医药,焦巍认为,在过去的很长时间内都是水草肥美盛产牛股的丰盛之地,此后也仍然不会改变。但是,就如同人类在进化过程中,两条腿的直立行走促进了脑部进化的结果一样。放弃四肢行走的结果是在野生状态下生存能力的下降。

  “在A股的丛林中,大消费投资、成长投资、价值投资和周期投资仿佛构成了动物的四肢。依赖的支撑躯干越少,在进攻时候就越有力度,但在灾难状态时也就越缺少保护。”焦巍直言,去年三季度开始的净值回撤教育了基金管理人,至少需要在成长因子和价值因子方面有所布局,部分放弃组合的鲜明特性和进攻锐度,来换取着陆状态的平稳。

  回顾核心资产抱团的行情里,焦巍也意识到“估值和边际变化对组合大部分公司的重要性,不再死守坚决不卖出好公司的信条,而改之为动态平衡。”他表示,这一次,体会到估值天花板和在云际附近的边际变化发生时应对的僵化会带来巨大伤害。在一季度,增加了银行股的配置,就是基于此项原因。

  在季报结尾,焦巍自省道,“对于本管理人而言,既然身处其中难以窥其全貌和别人的底牌,不如回归时间的维度,在年报,季报的时点明牌翻出之后,对标的和当时的决策场景进行后手的复盘。这样才能秉承慎独的心态,找出自己的失误和致胜之处,并进行纪律性纠正。在这种心态下,本基金的一季报变得介于忏悔录和自白书之间的复盘手记,敬请投资人谅解。”

  2021年下半年以来,曾经大火的医药赛道突然熄火,葛兰的代表作“中欧医疗健康”近一年净值回撤将近30%,这也使“公募一姐”饱受争议。

  葛兰在一季报中表示,“今年一季度医药板块内部热点快速轮动,我们仍将坚持以企业的长期投资价值为投资导向。2022年一季度疫情的持续反复、全球资本市场流动性预期以及国内宏观环境等复杂的变化,市场情绪敏感度相对放大,对整个板块造成一定扰动。”

  回归基本面,葛兰指出,行业总体仍保持了较强的韧性,疫情对于部分行业造成了一定的扰动。但中长期来看,她认为,优秀的公司仍将会从波动中重新恢复到增长的趋势中。政策方面,市场对于政策相关的信息极度敏感,但其认为政策总体延续了稳健、积极的趋势,引导行业向有真正创新、有临床价值、提供高性价比产品及服务转变的导向没有变化。

  在基金操作层面,葛兰指出,仍将严格按照其投资框架进行个股选择,在长期看好的核心创新药、创新器械,创新产业链,医疗服务以及消费性医疗等方向进行了着重布局。

  展望未来,葛兰表示,创新相关的市场还远未触及国内市场的天花板。“我们依然看好医药生物板块的中长期投资机会,但短期市场波动难以避免,本基金将继续努力为持有人创造长期投资回报。”葛兰写道。